恶魔之眼
  • 󰀟 0
  • 󰀠 0
  • 󰀝 0
一开始还真的没有看明白呢
  • 󰀟 0
  • 󰀠 0
  • 󰀝 0
这样打架就不怕了
  • 󰀟 0
  • 󰀠 0
  • 󰀝 0

一直走在人生路上,
知道要做什么。
一颗心很高兴想看,
有信心决定不改不变。
又有比做一次蓝天青山,
站着勇敢任意指点。
找到什么都是真的,
不会弃全部都是想要。


  • 󰀟 0
  • 󰀠 0
  • 󰀝 0

活着就要勇敢活着,
相信自己一定可以。
一颗心一样不能变,
要做就要做好。
跟着眼前一样都是真的,
可以看很美丽。
感觉很有意义,
一直记在心中常想。


  • 󰀟 1
  • 󰀠 0
  • 󰀝 0

人生真的很美,
可以做很多想做事。
有一次欢喜一次忧愁,
抬头望低头想。
一些要求一些相赠,
在那处用心对等。
一直一样不会变,
相伴相随无什么时候。


  • 󰀟 0
  • 󰀠 0
  • 󰀝 0
邪恶的开瓶器
  • 󰀟 0
  • 󰀠 0
  • 󰀝 0
不愧是五菱神车
  • 󰀟 0
  • 󰀠 0
  • 󰀝 0
他们沉浸在幸福的遐想之中。天宇兰的奇异,兰的特别,不象湖水,也不象海色。象什么呢?象他们的爱,爱的深,爱的心潮澎湃。年轻的军人崭新的军装,令人自豪的醒目的徽章,他们不敢笑,不敢挨的太近,不敢流露出心中的甜蜜,唯恐有损于军人的端庄,那个年代的军人啊,把爱看作一团神秘的圣火。他喚她“xx心。“她喚他开玩笑时的名子“x金”, “x金”是几年前在学校时开完笑的称呼。小镇沧州的木芙蓉如火如荼,那个小院的木芙蓉遮天蔽日,其实这里不是他的故居,他是求学才来这沧州小镇的。她是沧州人,家在附近农村。她不由自主地向后看了一眼,意外地看到了一双凝目相送,深情依依的眼睛,于是她好几天耳热心跳,不敢抬头,不敢说话。考试结束了,他们毕业了,她的父母专程耒接她去另一个地方,黄昏,借着木芙蓉斑驳的荫影,他激动地喚她一声“xx心。”她甜甜怯怯地合一声“x金” 。来了,走了,又来了,又走了。初次是在沧州,这次是在这个大城市,……
  • 󰀟 0
  • 󰀠 0
  • 󰀝 0
她,早已载入了我记忆的史册。大海,兰的无际,长空,云展天涯,海水翻腾,水鸟,海欧,雄鹰各傲翔飞。他对着她喊;“别等我,别等我,别等我!”她对着他喊:“忘下我吧!忘下我吧!忘下我吧!”这里是欢送的海洋,双亲送儿女,妻子送丈夫。他站在这里,既不是送儿女,也不是送双亲,也不属于奔赴的年轻人,他没有向前挪动一歩,孤零零的,默默呑咽着离别的悲苦。如果他没有站在这欢送的海洋里,也许就没有这么一句话:“他们不断幻想着未来,就是没想到会有意外。于是,她,漂流瓶带走了歌,带走了梦,那一阵风,她被卷出了我的梦寐以外,她漂流着希望,漂流着理想,漂流着人生岁月。漂流瓶漂落到了远方,不,是我心中的远方。他,绕了一道弯,听着那支“~~~那里需要到那里去呀!那里~~~”的歌。离开新港,去追求新的梦。她在广阔天地里叙写青春理想人生,他在大学校里磨练意志。盼望的一切,只有秋风瑟瑟,落叶飘飘的美丽。长空万里霜晨月,天高云涌乾……
  • 󰀟 0
  • 󰀠 0
  • 󰀝 0
菊花水是什么鬼
  • 󰀟 0
  • 󰀠 0
  • 󰀝 0
火锅就是要辣
  • 󰀟 0
  • 󰀠 0
  • 󰀝 0
城,你来我往,不驻足停留;喧嚣与宁静,只在时间流转中交替;片雨飘花,千百轮回,是否停驻心头;去与留,拼余数载犹念乡情却,终添愁;草木皆非,人事转头空……魔都的雪总是来的那么迟,总是来的那么若隐若现,令人忘记了充满了期待,生怕忘记了雪的模样。昨夜的雪来的那么突然,仿佛就是跟风一样的下几片,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尝尝鲜;第二天的清晨,满怀期待的银装素裹,不知是不翼而飞还是从未停留?魔都的冬天总是那么的安静,甚至令人黯然神伤!没有太多的惊喜,也没有太多的哀愁,临逢过年,大的、小的、老的、少的;是有所成还是一事无成的都紧赶慢赶的往家里靠拢。似乎缺失了民俗乡情风的国际化的大都市不能俘获住人们的心,城已空,给人一种“万径人踪灭”的感觉,徘徊于校园,感叹自己已经多久 没有在这块净土上行走,记得之前总是喜欢在湖边小坐,看看书写写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份清闲,看看现在的自己,似乎已经没有那份闲心去做当初的事情,……
  • 󰀟 0
  • 󰀠 0
  • 󰀝 0
毕业季,有人在忙碌的找工作,有人再苦逼的准备考研,也有整天无所事事的人,例如,我。幸运的我在大四保上了研究生,所以在这剩余的大四时光里,我成为了自由人,有时候需要做些什么,但是有时候又要小心的做些什么,因为你的一举一动就很容易的刺激到那些俗称的“苦逼的考研狗”们。于是,徘徊之际。背上行囊,买好车票向苏州进发。再此之前,我是计划着去江山廿八都和仙霞古道,但是自己始终犯着一个错误就是对于自己的计划与同伴们的摇摆不定与各种要求之间,总是选择了后者,很难坚定自己之前的计划,坚定心态。也许,要想走的远一点,那么就要突破。这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只要心自由,就可以无所羁绊。第二天上午,我与牛两人买了上海到苏州北的G7296次列车,仅仅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抵达了苏州北站,但是也是因为疏忽,在我们转车到同里古镇的时候发现我们应该做到苏州站的。导致我们延误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也许有些错误是美丽的,一路看着苏州……
  • 󰀟 0
  • 󰀠 0
  • 󰀝 0
我们是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的,你每天都很忙,起先刚认识的时候你很幽默,会开玩笑,慢慢的应该是新鲜感没有了吧,我们的聊天从百句变成十句,再变成十天半个月也不会联系一次,每天知道你动态只能是晚上六点多以及9点多的刺激战场里,就这样你不找我,我也没有勇气找你。难得的是大年初一你约我出去玩,很开心,真的很开心,但好像不是那么的顺利,我们吃了一顿饭,你着急回家,吃饭的过程中,我们没有什么交谈。后来我想明白了,这或许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联系了吧,你也应该是迫于家庭的压力才会勉强约我出去玩的吧。我知道见过大千世界的你或许对我的外表不尽人意。也许我应该改变我的现状,变得优秀一些,也许这样子,我们的角色就会互相交换了,但是我不喜欢这样,直接一点,能成就成,不能成直言,这点我还是能够承受的,不喜欢这样子胡思乱想。……
  • 󰀟 0
  • 󰀠 0
  • 󰀝 0

端坐阁楼外,细雨无声,叶摆羡燕双宿飞。
蒙烟雨中,恐又见佳人颜,忆南国红豆生。
只得托燕寄相思。
苦藤缠树,露偎草叶似珠。

淡淡黄花笑,粉霞衔日头,皆牛郎织女意。

漫天雨露不及相思苦。


  • 󰀟 0
  • 󰀠 0
  • 󰀝 0
母亲爱打扮。小时候最爱看的,就是母亲坐在梳妆台前,细细的描着眉。蜷着手指,左勾一下,右划一下,细小的笔,在母亲的手里,像音乐家手中的指挥棒,灵动飘逸。母亲不准我们碰她的眉笔。有一次,趁她不在,我将梳妆匣里打开,看见静静躺在粉色盒子里的眉笔,棕色泛黄,不足手指长,比筷子还细。轻轻拿起来,也学着母亲的样子,在镜子前装模作样的鼓捣起来。正当玩得起劲的时候,被母亲看见了,当场打了一顿。从此,再也不敢碰那只笔,那是恶魔的武器。听姥姥说母亲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可惜家道中落,不得以举家搬到此地,后来与父亲相识,也就嫁了过来。唯一的陪嫁,就是一个梳妆匣,匣子里唯一的东西,就是一只眉笔。当时我以为,这只眉笔一定是了不得的宝贝,没准值很多钱,要不然母亲这么珍视。于是我决定,什么时候问问母亲。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直到后来灾荒,也就忘了。那几年,全国闹灾,好几年庄稼收成都不好,没了饭吃,全家都饿着肚子。母亲也不……
  • 󰀟 0
  • 󰀠 0
  • 󰀝 0
十三岁,含苞待放的年龄,我在坠落黑暗前遇见了你,在之后的日子,好像不孤单了呢? 为什么呢?因为我遇见了我的光。她啊,微笑像是冬天午时的阳光,不停的唠叨像是老妈子。经常犯迷糊,经常丢三落四的,但我却不嫌弃她啊,因为这个世间上只有她会这么对我好了吧。遇见她,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可她太亮了太远了,好像只要我一眨眼她就会像小人鱼样,化成泡泡消失在我的梦里,所以我开始向她奔跑,追逐那个大家的太阳,站在她身边,让她的的光洒遍全世间。这是她的愿望我不会让人将它破坏掉,赌上影的名义。我开始学习空手道,学习钢琴,学习茶道,学习开车,学习心理学。终于我站到她的身边了,她的朋友到认可了我,我和她的的关系越来越好的,最后成了她身边的第一人。我们聊老师,聊明星,聊最近的新游戏。但是明明是个笨蛋啊,打游戏比我还厉害。我被杀了,她帮我杀回去;我被砸场子了,她帮我砸回来。真的好想时间停留在十三岁。……
  • 󰀟 0
  • 󰀠 0
  • 󰀝 0
闷闷生活四十年叨叨念念讲台前心有壮怀运不济意如冷灰难复燃哪想还有投稿客难忘正是七月间半年已发篇百余明年争取三百篇如今生活无聊赖世间满是钱钱钱比房比车比潇洒不知文明是精髓猪牛只要肚肚饱庸人不过高一倍我劝文友齐努力才思卓见比光辉一蓑先生诗文好三篇不看你吃亏柳梦先生高格品雅文韵美意境远缘深情浅才非浅一挥而就四百篇我愿读读又写写佳作献给一九年……
  • 󰀟 1
  • 󰀠 0
  • 󰀝 0
设计师没有吃药还是药吃多了
  • 󰀟 0
  • 󰀠 0
  • 󰀝 0

乐吧屋合作

  • 乐吧屋粉丝QQ群:156322789
  • 合作:798665852@qq.com

乐吧屋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2015-2018 le8wu.com 版权所有 ICP备:蜀ICP备130068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