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温润如玉,他本应如此。但天意弄人,在一系列机缘巧合下,他变了,不再善良甚至有些不理智,对锦觅的爱也变得扭曲了起来,病态了起来。虽然这其中一部分有他本人心态的改变,但还有一部分来源于他身边的人和事。他曾经说过『只有经历过热闹的人才知道寂寞』而锦觅的出现带给了他欢笑和热闹,但热闹过后便成了更加寂寞的人,也就更加知道热闹的美好,更加珍惜这份美好。童年不幸、生母离去让他心中充满了仇恨。其实说白了,所谓仇恨,其实就是对于逝去的人或事的过分自责,但心中的自责无法去通过渠道释然。自责什么?自责这份热闹变成寂寞。……
  • 󰀟 1
  • 󰀠 0
  • 󰀝 0
梦靥,梦靥,你知否? 晚上八点,我准时踏进碧桃林。 暮春时分,碧桃盛开。 花瓣纷飞,地面落了一层白屑,黑土湿润,我踏了几个脚印。 第七棵碧桃树下,有一个树洞。 树洞依然被冬天的雪冻结,我抠开树洞,伸进手指,取出一个水晶盒。 水晶盒像个冰晶石,玲珑剔透,雪花一样的冰屑封住了盒子。 我打开水晶盒,盒里有一颗珠子,是儿童普通的玩具,玻璃弹珠。 这个玻璃弹珠,包着一个三色花瓣,这花瓣扭曲着,在弹珠里灿然开放。 “到我这里来,妹妹。”弹珠里说,带着冰冷的语调,“进到弹珠里来,我的妹妹,我离开了你四十一年了,妹妹,快进来啊!” 我疑惑地看着弹珠,弹珠在我手心旋转,微弱的玻璃闪光,在雪光下,像颗珍珠。 “我怎么进去啊?” “你拿着弹珠,对着月亮,转动弹珠,当弹珠的光对上月亮时,你就可以进来。 ” 我抬头看天,天空的月大而红,又是一轮血月,在民间故事里,血月是不吉祥的。 我把弹珠对着月亮,月亮的光照在弹珠……
  • 󰀟 1
  • 󰀠 0
  • 󰀝 0
这几天牙疼,然后我老公说,为什么你每天刷牙还会牙疼,而我晚上吃完东西不刷牙牙齿还这么好呢?因为你把牙齿里的东西刷掉了,蚜虫没东西吃,就只能吃你的牙齿,而我每天留点火腿肠啊零食的喂它们,把它们喂的白白胖胖,就不会来咬我啦! 哇,听完好气啊,可是我居然没法反驳,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最可气的是昨晚好不容易睡着,他却说梦话把我打醒啊!! 我的命为什么苦不堪言啊!!……
  • 󰀟 1
  • 󰀠 0
  • 󰀝 0
游乐场,一小萝莉笑声朗朗,玩得很开心。在地板上,来回地爬十几个圈圈。 我过去,逗她: 哇,你怎么这会爬呀,小姐姐? 她一脸的认真,回答我: 我妈妈才真会爬呀,天天爬到我爸肚子了。看,他们在那边…… 顺着看过去,很独特的风景线: 男的人高马大,膘肥体壮,女的小鸟依人的袖珍美…… 我忍了忍,还是笑出声。 (难怪,要爬上肚皮的,呵呵呵呵)……
  • 󰀟 1
  • 󰀠 0
  • 󰀝 0

最近养了头宠物猪,今天老婆在儿子的班级群里说:“有时真想多睡一会儿,不过一大早要给孩子做早餐,还要给那头猪做早餐。”

老师和其他家长都发了大笑的表情,老婆又补了一句:“我说的是家里的宠物猪,不是我丈夫。”


  • 󰀟 1
  • 󰀠 0
  • 󰀝 0
一直撞
  • 󰀟 1
  • 󰀠 0
  • 󰀝 0
侄子的父母都在省外,昨天他过九岁的生日…我给他点了蜡烛,唱起了生日歌,他高兴地戴上了生日皇冠,许了明愿后又偷偷地在心里许了一个暗愿…侄子笑嘻嘻地问我:“叔叔,你知道我许的什么暗愿吗?” 我一脸懵逼地摇了摇头…侄子叹了口气:“您老总是让人操心,我和我女朋友商量好了,以后生日的暗愿都是祝您能找到一个女朋友…”……
  • 󰀟 0
  • 󰀠 0
  • 󰀝 0

我也是无聊,问邻居家小孩:你作业不会做咋办啊?

小孩:不会做就看书,查字典。

我:再不会做呢?

小孩:问妈妈。

我:你妈给你讲吗?

小孩粗着嗓子模仿大人的语气说:自己做!


  • 󰀟 0
  • 󰀠 0
  • 󰀝 0
昨晚给小宝宝洗澡,洗完澡之后抱回床上,嘱咐老公给他戴尿不湿,哄他睡觉,我接着洗澡。洗完之后回床上跟老公抱着聊天,宝宝躺在我们的大床上睡着了,盖着毛巾被。不知不觉,我们也睡着了。半夜,觉得身下湿湿的,推推老公问他:你是不是尿床了?老公睡眼朦胧的说:开什么玩笑,我什么时候尿过床,只有你搞湿过床单。赶紧开灯查看,发现儿子尿床了,湿了一大片,小家伙光着屁股根本没有戴尿不湿。原来是老公逗他玩一会他就睡着了,老公就直接给他盖毛巾被了。二货,明天你来洗床单吧,这次的责任是你!……
  • 󰀟 0
  • 󰀠 0
  • 󰀝 0
家里三姐弟,我最小,也是最皮挨打最多的。 老家农村,那时的厕所还是一个大土坑,上面建猪圈,猪圈上一般有鸡在上面息歇下蛋。 放寒假没事做,我和我哥就爬上去找鸡蛋。 一不小心掉下面厕所了,吓得我哥撒丫子就跑我的哭声引来我爸,把我拉上来后,看我满身污秽,就用自来水冲了一遍,看我嘴唇发紫,牙齿打架,一把把我抱进煮猪食的大锅里,加水,烧火。就着在锅里把我洗了。 老爸看我还是抖的厉害,是不是厕所的水寒气太重,别落下病根来,就要为我驱寒,说着就往里加姜,又往里加茶叶为我除臭,想是加的兴起,什么橙皮,柚子皮都往里加。 我哥看我没被打,就从门缝里瞧,一看就看见老爸往里加姜啊什么的,以为加佐料,吓得他哭着就跑去找我妈和爷爷奶奶,说下“”老爸要把弟弟煮了,弟弟都吓得哭不出了“”, 奶奶他们放下手里的活,跑来就看见锅里的我还发着抖,爷爷拿着他那一米长的烟杆就打,奶奶她们赶到后也打, 这一打把我也吓哭了,直到左邻右……
  • 󰀟 0
  • 󰀠 0
  • 󰀝 0

乐吧屋合作

  • 乐吧屋粉丝QQ群:156322789
  • 合作:798665852@qq.com

乐吧屋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2015-2018 le8wu.com 版权所有 ICP备:蜀ICP备13006891号